090519

醫界女性談葉金川

◎ 張亞力

昨日在日內瓦兩位女留學生當面嗆葉金川署長事件,我反覆看了電視媒體重播,並未看到或聽見女學生有任何人身攻擊字眼;反倒是葉署長,在數分鐘後就以台語辱罵「丟人現眼」,後來更以台語罵出「不要臉」,事後更「含淚哽咽」提出SARS期間「趙建銘在哪裡?是誰在用生命保護台灣?」云云,這事件有幾個論點可探討一下。

一、官員的氣度與民主的素養:一般討論批評女留學生不該在國際場合嗆聲。真奇怪,胡錦濤出訪,法輪功成員有缺席過嗎?布希在伊拉克遭鞋吻,他還幽默的說那是隻十號鞋。而我們傲慢的官員,問也不行、抗議也不行,你當現在是天寶年間,吾皇萬歲萬萬歲呀!

二、台語辱罵「丟人現眼」及「不要臉」的法律責任:二○○八年二月網路罵人蟾蜍女判賠一萬,罵人生小孩沒屁眼判賠八萬,罵混蛋五萬,罵瘋狗二萬七,豬頭一萬,死番仔一萬七。筆者支持兩位女學生提告,不知「丟人現眼」及「不要臉」價值幾萬?這是官員修養素質問題,罵人就要付出代價。

三、SARS是誰在用生命保護台灣:葉署長在各種場合,總將SARS功勞攬在自己身上。然而,SARS期間,是前朝政府時代馬市長任命之邱淑緹衛生局長,對於和平醫院封院處置及作法太粗糙,還穿著像太空衣般進入和平醫院,教只有口罩防身的第一線醫護人員情何以堪?邱淑緹終受不了輿論壓力下台。葉金川接任,進入和平也是職責所在,真正照護病患的還是第一線醫生護士。真正在「用生命保護台灣」的,是林重威醫師!是裡面真正替病人插管抽血,隔離在內治好病患阻止擴散的醫生護士吧!SARS是葉署長你結束的?不是吧!是時序入夏,三十六度的高溫,阻止病毒滋生;君不見,當時連香港、中國疫情也已剩零星案例,這也和你葉署長有關嗎?要說貢獻,時任台大研究員葉秀慧博士,定序出SARS病毒,這個在醫學上也貢獻大很多!

四、對醫學倫理的傲慢: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謝炎堯,是葉署長的老師。在醫學界,師生倫理一直是很重要的課題。在H1N1誤診事件中,謝炎堯教授投書批評,我們偉大的葉署長竟笑著表示「我想沒關係,要批評的人多的是,不只他一個,還輪不到他!」一個官員不能虛心接受批評反省,一個學生不能接受指教改進,連「謝謝指教」這種場面話也不肯說,我真替謝教授與台大的醫學生教育感到悲哀!

說真的,今天如果是筆者唸國二的兒子面對老師批評時回答「 還輪不到你」,我一定向老師負荊請罪,把我兒子打成臭頭。我們的葉署長,對老師都這種態度了,會罵女人「丟人現眼」、「不要臉」,也不足為奇了!(作者為台大醫學院博士班肄業,現職醫療從業人員)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19/today-o2.htm

 

 

正港抗煞英雄 在517遊行

李明亮(右)與夫人

◎ 方美津

Dr.葉金川昨天在電視機前,含淚說:SARS期間,誰冒著生命危險保護台灣?

大家都知道,真正的抗SARS英雄是李明亮前署長。我從沒聽過李前署長誇自己是抗SARS英雄。當Dr.葉金川(Dr.C-C Yeh, Chinese Taipei)在(Province)of China的框架下參加六十二屆世界衛生大會觀察員,被嗆出賣台灣主權的同時,真正的抗SARS英雄李前署長,正和夫人參加五一七大遊行,拿著柺杖,頂著炙熱的太陽,走在顧主權大隊,默默走完全程(見圖)。

二○○八年三月,李前署長前往台灣在紐約代表處,討論將在聯合國舉行的國際記者會,發表有關對抗SARS及全民健保施行經驗事宜。會議結束,離開代表處後,在第一個交叉路口發生車禍被撞,腦部出血,送加護病房,暴瘦十二公斤,至今走路頭暈不穩,體力明顯衰退,但對台灣的關心絲毫未減。

李前署長曾和筆者聊起WHO/WHA的事。他說這就好像看電影,要買入場券,要算代價多少?值不值得看?如果入場券代價是台灣喪失主權、聽命中國,也應該要讓全民知道真相,不能隱瞞;要由全民公投,尊重人民決定,「包括ECFA也應如此」。

事實上,就我記憶所及,昨天這位自稱「冒著生命危險保護台灣」的Dr.葉,當年和台北市邱衛生局長進入和平醫院了解狀況時,是穿著全套防護衣。那些被隔離在和平醫院內的醫護人員跟病人及家屬,他們並沒有跟Dr.葉一樣等級的防護裝備。相較之下,誰才是在冒著生命的危險?

我認識許多的醫界專家學者,受邀參加國際會議時,常只因為主辦單位把台灣列為中國的一省 ,而拒絕參與,以免被誤認台灣和中國已統一。現在,當民眾要求Dr.葉能多少提出台灣主權宣示時,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如此做法只會讓人家以為台灣是「爛國家」。我們請Dr.葉解釋,如何翻譯(Province)of China?為什麼你認為這不是出賣主權?

感謝這幾位留學生,因為他們的正義,在國際話題上才能凸顯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省。

(作者為醫謢人員家屬,花蓮東社社長)

可惡、可笑的葉醫師

◎ 羅亞

「非典型急性肺炎」的和平醫院封院事件,葉金川非常自鳴得意,所以這次在日內瓦,葉金川才會大聲說,「在SARS時,阿扁女婿跑到哪裡?」一個被指令負責的衛生主管,竟然舉出毫不相干的趙建銘,他的胡言亂語,讓人更覺可惡和好笑。

當時,葉某進入台北市和平醫院,乃是全副密封保護的超級裝備,而被關在和平醫院內的醫護人員則是手無寸鐵,防護設備大大不足。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讓裝備不足的人留在戰場,等於坐以待斃,葉某等相關主事者簡直是讓和平醫院的醫護人員們自生自滅,情何以堪?這是所有醫界人員至今永遠不滿的!

至於說「如果這樣不愛台灣,什麼人才算愛台灣?」那不過是「愛出賣台灣的價金」,把台灣的主權賣了,求取自己的榮祿。跟中國人常說的「黃鼠狼拜年」沒有兩樣吧!(作者現任職醫院管理)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19/today-o1.htm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