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民:CEPA 一場空

港民:CEPA 一場空

特派記者蘇永耀/香港專題報導

香港移交中國後的經濟,在二○○三年中港簽署CEPA(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不僅加速產業北移,基層就業也雪上加霜,港民譏諷說:「奮鬥十二年,最後仍處於回歸前」;此外,香港也朝更內部化、去國際化發展。台灣推動兩岸簽署類似的ECFA(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勢必將面臨相同危機。

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陳文鴻直言,CEPA從開始就是錯誤的,這種單方面向中國要好處的作法,對香港長遠經濟並不利。

CEPA從二○○三年六月廿九日簽署至今,除先對原產香港的兩百七十三項產品實施免關稅,之後六次的補充協議,集中在對港服務業及專業人士的開放。

按港府邏輯,在中國的獲利,可讓資金或產業回流香港;但「職工會聯盟」組織幹事宋治德說,CEPA與老百姓沒啥關係,產業更未因此回流。

陳文鴻也說,香港產品免關稅是沒有用的。因為香港製造業比重非常低,僅剩兩、三個百分比,市場上看到「香港製造」,多是假的。

香港立法會議員李卓人也認為,CEPA只有對「某些階層」才有好處,且更擴大貧富差距。

事實上,香港的失業率,從來沒有低於一九九七年移交中國時的二.二%;港府公布今年上半年最新失業率更達五.三%。

宋治德說,香港經濟不是簽個CEPA就能改變,CEPA反更有利於一些大型資本家、醫生、律師等行業,讓他們繼續到中國發展,賺回的錢卻是「繼續香港經濟模式」,炒股票及房地產,對百姓沒幫助。

同樣地,CEPA對多數香港打工仔的薪資,也沒帶來實質的助益。

從港府公布的薪資變化清楚看出,一些基層勞工如電話接線生、侍應生或清潔工,目前薪資與一九九七、九八年左右比較,不是差不多,就是不增反降。

香港去年的基尼係數(GINI)高達○.五三,貧富差距的嚴峻程度,不僅超過○.四的警戒線,這些年更是全亞洲最高。到一般快餐店打工,每小時也只港幣十元,基層港人根本在生活水平之下;香港學者已警告,這只有在第三世界國家才看得到。而這也是拜CEPA所賜。

 

 

 

ECFA就是混蛋加壞蛋

曾大吹馬上股市兩萬點、在股市反而跌到四千多點時卻辯稱那是一句玩笑話的經濟部長尹啟銘,又大放厥辭了,稱ECFA就像一顆「三個蛋黃加蛋白的雞蛋」,這種不倫不類的比喻,等於承認ECFA就是「混」蛋、壞蛋!

尹啟銘曾獲馬英九總統欽點為「這麼好的部長哪裡找?」「吹牛拍馬」功力真的非比等閒,前述股市「馬上兩萬點」就是吹拍功經典之作,以「三黃蛋」為ECFA吹噓,「吹拍功」顯然又更上層樓。

最近國際原油價格並未走揚,且呈下跌之勢,經濟部主管的油價卻連九漲,肥了中油及台塑集團、瘦了人民的荷包,人民罵翻天,但尹啟銘哪管人民痛苦,只顧賣力為馬吹噓ECFA討歡心,因為拍馬才是保官的正途。

綠營推動的反ECFA公投,近來獲得愈來愈多人民熱烈回響,尹啟銘推銷ECFA伎倆顯然黔驢技窮,急著向馬報功,才會口出ECFA就是「三黃蛋」的離譜比喻。

尹啟銘稱ECFA「三黃蛋」是指兩岸「貨品貿易自由化、服務貿易自由化、投資自由化」,其實,這反而自曝ECFA意涵中國貨可以傾銷台灣、中國勞工可以來台工作、台灣資金技術自由外流去中國投資、中資自由進出台灣炒作股市房市等。

打破尹啟銘的ECFA三黃蛋,可以發現三個蛋黃是「經濟失血、勞工失業、台灣被中國併吞」。這樣的ECFA簡直就是混蛋、壞蛋加三級!

真是什麼樣的部長玩什麼樣的蛋!

 

 

 

馬英九「惑」很大

◎ 呂一銘

今年大學指考作文題目是「惑」,這種人生哲理,對十多歲的學生固然太難,但若對照馬英九的政策或人事問題談話,恐同樣會讓很多的成年頭家「惑」更大。

就以這次在巴拿馬的記者會為例,馬英九扯了一大堆,留下的「猜惑」就不勝枚舉。譬如記者詢及檢察總長是否適任時,「我沒有著力點可以免他的職」,站在總統高度,怎會有「無著力點」的卸責之辭?這話予人能「無惑」乎?

對於是否撤換國防部長陳肇敏,他說,「只是提到國防部對於國軍有任何不實的報導應該儘快澄清」,卻被媒體說成他不喜歡陳肇敏,要換掉他;那麼媒體對軍中的諸多報導,包括違法亂紀、買官賣官案、馬屁響連天等等,難道國防部長不須負責?都是道聽途說?豈非「妖言惑眾」?

當記者問及縣市改制案,他卻不再提「三都十五縣」政見,亦不講台灣怎麼切成「七塊」,或「三大生活圈、五個直轄市、七個區域」,國土規劃宏觀藍圖為何?反夸夸而談「對於未改制縣市考慮以區域委員會方式鼓勵發展小結盟」、「未來北北基宜時機成熟可合併,台中縣市加入彰投,桃竹苗相結合,台南縣市則扮演雲嘉南主導角色」云云,無異是「誑時惑眾」!有幾人能懂?

關於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任立委時,接受中共黨校招待赴中國(反對美方軍購言論),其太太陳月卿到中國推廣蔬果調理機、弟弟蘇永欽到中國教書所引發的爭議,馬英九說「我真的不覺得會有什麼樣的問題」。但問題不在陳月卿說下不為例;或蘇永欽教學功力很好,便和國安沒有關係;問題是他們忽視自己的「身分」敏感性、利益迴避及「社會觀感」。何況公眾人物本就有「盛名之累」的共業,馬的巧言飾辯,能解社會之「惑」耶?

談到中資問題,馬說:「開放中資目前為止才一百項,且採取正面表列,算是相當謹慎。」但像這波一百項開放項目中,竟包含港口、電信等,此已涉及國家安全、產業資訊與個人資訊的安全問題,顯然不能「瞠惑」(瞪眼說瞎話)也。

作為國家領導人當知「敬天、謹事、畏人」的深刻含意,若能有傳道、授業、解惑的境界最好,但萬萬不能淪為「惑世盜名」之徒,則品斯濫矣。 (作者為前台灣新生報發行人兼社長)

來源 自由時報090705

▲TOP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新聞與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