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不吃不喝,爽到誰?

23年不吃不喝,爽到誰?
◎ Philip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說台北市是全台灣最適宜居住的城市,交通便利、資訊發達等等,是許多熱愛都市生活的人首選。而台北市的房價也日益高漲,一份報告就指出,一個月薪三萬四千元的上班族,要二十三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台北市的房子。這對陷在金融風暴失業大潮底下的我們,無非是個挑戰和標竿。最近又見政府強力推動兩岸簽ECFA,中資入台,拉高房價,地產類股上揚等。試問:中國人在台灣買房子,目的是要投資,而我們台灣人購屋,是希望根留台灣,住在這裡。那被炒熱炒高後的房價,難道就是所謂政府對台灣人民的利多?
如果二十三年不吃不喝,換來的只是中資注入、房價高漲的現實,身為台灣人的我們,更應該思考ECFA對我們的意義和價值。否則,我們就只能成為ECFA底下的犧牲者。
(作者為二十五歲噗浪客)
升格不失業 看地方自肥
◎ 潘西對
媒體報導,台中縣的大里市公所擔心合併升格後,現有的市民代表沒頭路,於是邀請全市里長和市民代表共同開會,討論是否新增鄰里數。在原本市公所規劃以逾九千人為標準,經討價還價降低為八千人,以該市近二十萬人口計算,將從目前二十七里增為三十九里,多出十二席民選公職。當然,該市也將增加一筆里長薪資和相關款項開支,還有諸多文書上的行政成本。若其他升格為直轄市的縣市中的鄉鎮市也比照辦理,那在爭相自肥下,可以想見村里新增和切蛋糕一樣,切的愈多塊,民代便不必擔心沒出路沒甜頭。
在面對此一怪招百出的升格找退路運作下,不論是中央的內政部,或是轄區內的縣市政府,都應該以既有的管轄權力或核定與否,暫時全面不予核准,否則當地居民還未能享受到升格建設,便先被口袋掏空。
而類似此種大搬家式的新興地方亂源,中央早當在升格後多所防範。
特別是在一條鞭下的主計和人事,於地方政府即將編列下年度預算時,對於人事一定要凍結維持既有。不符合目標又誇大的借貸,一律不許編列;公庫中的結餘,更不可拿來大放送去加碼散財福利額度。因為此時不能去預防此種五鬼搬運,那將來升格為直轄市後,便是得概括承受一座座巨額債務高山,根本沒有經費去從事升格後的建設。
(作者為公務員)
股、房市榮景不表示實質經濟成長
最近世界經濟顯然浮現一片樂觀的氛圍,台灣似乎也搭上了便車,正在駛離黑暗的隧道。這些樂觀的徵兆,最先出現在金融市場,全球重要股市的整數關卡,美國道瓊指數九千點、日經指數一萬點、德國指數五千點、中國上證指數三千點、香港恆生指數二萬點等,均在同一時間突破了。台灣加權指數也在國際股市榮景的加持,以及景氣對策訊號由連續九個月的藍燈轉為黃藍燈,景氣顯有脫離衰退谷底的跡象,終於站上屢攻不克的七千點。然而,台灣的景氣真正轉好了嗎?答案其實是否定的。
深入探究台灣經濟實況,客觀來說,台灣景氣只是止跌之後,稍微上揚,距離真正的復甦,恐怕仍有漫漫長路。尤其,若政府不能採取積極作為,鼓勵台灣產業生根,只是一味依賴中國,將中資來台與簽署ECFA當成解救經濟的萬靈丹,則台灣經濟不僅不可能復甦,甚至可能出現二度衰退,繼續向下沈淪。
坦白說,台灣景氣對策訊號雖出現黃藍燈,但其綜合判斷分數主要增加的部分,係在金融、批發部門,但生產、外銷、製造業銷售及就業仍未有好轉的跡象。尤其,出口仍然嚴重衰退,失業率也幾近六%,實體經濟依舊疲弱不振,因此,景氣訊號的好轉,主要靠股市的反彈,以及金融面好轉所帶動的消費。易言之,台灣經濟面的實際狀況,就只有股市等金融面表現強勁,但實質經濟的各項數據,仍然表現不佳,顯示景氣仍在谷底盤旋。
令人憂心的是,亞洲開發銀行最近公布的報告,雖然為亞洲新興經濟體的發展,帶來明年可能出現V型反轉的好消息,卻對台灣經濟情勢的評估最為悲觀。此份報告指出,包括台灣在內的若干新興經濟體,今年經濟成長率有下修的可能,而台灣下修的程度甚於多數國家。
尤甚者,亞銀在上調明年東亞新興經濟體整體經濟成長率,自今年的三%,倍增為明年的六%時,卻預估台灣明年經濟成長率為二.四%,居倒數第二。難堪的是,在民眾印象中一些落後國家,如柬埔寨、寮國、印尼的經濟力道都超過台灣,台灣就像一個老態龍鍾的長者,已經失去強勁的生命機能。
台灣的經濟何以像王老五過年,一年不如一年?原因很簡單,就是馬政府把經濟復甦的希望寄託在中國,使上一世紀經濟帝國主義主導的「邊陲與核心」依賴理論,重新建構在台灣與中國的互動上。 馬政府以中國為「核心」,自貶為「邊陲」,台灣逐漸淪為中國的經濟殖民地,所有的經濟活動皆在為中國的利益服務。坦言之,馬政府視中國為成長最迅速的經濟體,認為台灣只要搭上中國這班列車,即使只是站票,也都可以吃喝不盡,到達幸福的目的地。
但真相卻是,中國經濟的增長,特別是金融風暴以來,完全是靠打特效藥急救,並非調理體質,產業結構提升的結果。中國今年上半年的經濟成長率為七.一%,看似成果可觀,但若深入檢視,則可發現其成長的動力絕大部分來自資金過剩,投入股市與房市,所造成的資產增值的泡沫假象。
今年以來,中國宣稱投入四兆人民幣振興經濟,而中國銀行業上半年新增貸款規模達到七.三七兆人民幣,是上年同期的兩倍。這些資金狂潮大部分並未流向生產部門等實體經濟,而是成為金融投資的柴火,造成今年上證綜合指數至今漲了近八成,各大城市的房價亦漲二成以上。
因此,中國經濟榮景其實是建立在大量印製人民幣,以及人民幣升值的效應。換言之,現在中國的景象跟台灣當年累積大量外匯,台灣錢淹腳目,卻苦無出處,於是湧向股市房市,造成金融泡沫的景況非常相似。日本投機泡沫破滅後,日經指數由三萬多點跌到最低六千多點,歷經二十年毫無起色。台灣投機泡沫破滅後,股市亦由一萬二千點最低跌到二千多點,經過二十年,仍只在七千點上下浮沈。可見金融投機泡沫破滅,實體經濟將受到重創,復原之日則遙遙無期。因此,中國這個超大泡沫看似色彩絢麗,然而一旦破滅,勢必連累其它國家,尤其是對其依賴最深的台灣,恐將陷於萬劫不復的地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新聞與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