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民主價值遠勝經濟利益

達賴:民主價值遠勝經濟利益

一千一百多名台灣人上週前往達蘭薩拉聆聽達賴喇嘛講法,人數之多創下紀錄,達賴喇嘛親切地和台灣信眾合影留念。(特派記者謝文華攝)

特派記者謝文華/印度達蘭薩拉專訪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八八水災後,應南部七縣市首長邀請,遠從印度趕赴台灣,為死者與生者祈福。短短四天單純祈福行,卻引爆國共聯手打壓爭議,當時在小林村法會,面對中外記者提出諸多麻辣議題,達賴喇嘛乾脆地說:「要問政治問題,到印度來找我吧!」此次專訪中,他強調,民主自由價值,遠比經濟利益更為重要!也透露自己曾多次呼籲:「保護台灣的民主與自由,是自由國家的共同義務」。以下是記者十八日在達蘭薩拉達賴喇嘛辦公室進行的專訪:

談來台遇抗議人士

高興他們享受台灣自由

記者問:與前兩次(一九九九、二○○一年)相較,您今年第三次來台,是否感覺台灣有什麼不同和變化?

達賴喇嘛:這次是應災區的邀請前往祈福,所以感受比較不一樣,我個人覺得,到了災區,心情比較感傷。另外我能夠到台灣,跟很多同修、法師們一起祈福,從這個角度講,我也相當高興。

剛開始,我到台灣,有一些媒體對我比較猶豫不決、負面報導也有,也出現一些人抗議。一方面關於這些抗議的人啊,我覺得比較好笑,但是一方面,也覺得比較高興,因為他們可以享受台灣的自由;後來我也跟他們講過,他們可以把這個自由的環境,傳送到中國去更好。

我到台灣後幾天,媒體的報導愈來愈正面,可能是因為對我的情況比較了解。我回到印度以後,台灣的陸委會在一個公開的講話裡面說,「達賴喇嘛的訪問,沒有造成海峽兩岸關係的影響」,我聽到這個消息,也覺得比較欣慰。

問:對過去政治人物搶著要見您,這次卻避而不見,您的看法?有感覺台灣社會氛圍和過去有什麼不同?

答:我沒有覺得任何的驚奇、沒有覺得任何的驚訝,因為最近以來,海峽兩岸的關係逐漸加強,因此使得台灣也獲得一些實質性的利益,除了經濟上的利益以外,民眾對中共恐懼的心,也比原來減少了一些。

當然我們也知道,政治人物為了保護他的一些相關的發展,跟加強雙方的發展,他們要有些顧慮,這是我可以理解的。

論馬政府與中交流

首要應先保護台灣民主

問:但是台灣有另一部份的人反而對現況更加恐懼,感覺中國加速想併吞台灣,因為馬政府一面倒講中共好的部份;對於台灣政府跟中共合作、交流過程中,有沒有一些提醒?

答:我之前就一直在講,未來台灣的前途問題,應該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所以你剛剛講的,因為這樣的交流而覺得更恐懼、更害怕的這些台灣人,在社會當中應該發出聲音,當然在一些公開討論裡面,也應提出來,社會必須多些討論,這是很重要的。

我跟很多外國朋友見面時,不管是政府的或非政府的,在美國、在歐洲,我一再地跟他們講,台灣跟中國之間,要建立一個特殊的關係,是很重要的,但在建立特殊的關係當中,必須保護台灣的民主,有這個必要!而且我跟這些自由國家人士講,「保護台灣的民主跟自由,是這些國家的義務」,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呼籲。

問:現在世界各國都在經濟利益至上、國家利益至上考量下,採取「選擇式的民主」,譬如在某種時刻,對達賴喇嘛就保持一個距離,簡單來說,世界各國都要看中共臉色,這時要不要見達賴喇嘛?能不能見熱比婭?您是否會覺得這是人類文明進程的民主大倒退?是否會為這種現象憂心?

答:(吼、思考一下)世界上的很多事物,是相互連繫、相互有關的。佛法當中有講一個道理,即因緣的關係,就是說,一件事情也好、一個事物也好,他是連繫到很多很多的事物跟事件,然而,這些問題是「複雜、複雜的(中文)」(呵呵呵)。我認為,這應該是由不同領域的學者、專家,作一些公開的討論,透過發表文章的方式、透過對談,透過各方面的討論,這是很重要的。

經濟的問題,其實也是一個很實際性的問題,但從根本的利益上來講的話,「經濟的利益」與「民主的利益」相較,我覺得「民主的利益」更重要。「如果沒有民主,就是有經濟也沒有用!」有了民主,應該會有更重要的發展;若沒有民主,可能會失去更多創新的空間,當沒有這種創新的空間、創意的空間的時候,經濟跟文化的發展,可能會面對更多瓶頸,因為沒有民主的國家和地方,權力都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

與中和談西藏問題

中國民主化不是不可能

問:您來到台灣,談及希望台灣去影響中國的民主,但連美國面對中共都不得不低頭,而您與中共亦和談了十七次,去年卻仍發生西藏人民遭中共武警血腥鎮壓慘劇,您是否還相信中共?您是基於什麼樣的信念與理由,認為中共的極權是可能被鬆動的?

答:共產黨專制體制下,不是不可能解決西藏問題,可以找出雙方都有利益的事,我們在努力;然而中國若能民主化,西藏問題,可能迎刃而解。近來我也見了中國知識份子、學者、專家,他們都有開明的想法,理性看待西藏問題,目前空間滿大的,這在三、四十年前是不可能的事。三、四十年前,沒有一個人敢見我,如果來了一個,回去可能就要被「勞改」(哈哈哈)。所以「(局勢)一直在變化」。

西藏事件發生一年多來,三百多名海內外中國學者、作家、知識份子,在歐洲、美國、達蘭薩拉,單獨與我見面,他們都支持我主張「西藏自治」的正義中道路線。而去年三月至今一年多,支持西藏的中文文章將近七百多篇,有些人甚至支持西藏獨立。

問:比您的要求更多?

答:哈哈哈,對啊,超出我所訴求的範圍。

問:您從出生以來,從來沒有機會選擇您的人生,如果您此世不被認定是第十三世達賴喇嘛轉世,您曾想過希望當一個什麼樣的人嗎?

答:既然我是達賴喇嘛,就是達賴喇嘛,沒有想過其他。我這一生有三個工作,一是提升人類的善性;一是促進宗教之間的和諧,這兩件事情,在我有生之年,都會盡力去推動。第三項工作,因為我是西藏人、是「達賴喇嘛」,所以我有義務與責任,為西藏人代言,不過,因為在二○○一年,流亡政府的總理已改為全民直選,所以現在我可以說,在這方面,處於半退休的狀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新聞與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