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傾中 錯把東協當對手&涉浮報公款 外交部次長沈呂巡列被告

馬傾中 錯把東協當對手

記者蘇永耀/專題報導

馬政府對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的邏輯,認為東協將與中國實施十加一,為避免出口到中國的關稅比東協國家高,所以兩岸要簽署ECFA取得關稅減免。這明顯是把東協當成「競爭對手」,搞錯對象。

自從李登輝時代倡議「南向政策」,與東南亞國家便維持密切的貿易關係,光是近兩年,台灣與東協年貿易量達六百億美元,占我外貿量十三%左右;甚至超越美國,成為台灣第三大貿易夥伴。尤其,台灣在泰國、馬來西亞、越南及柬埔寨等東協國家投資也居前三名,成為外人重要投資來源。

東協是第三大貿易夥伴

純以經濟眼光,這意味在中國之外,台灣與東協國家關係極為重要。尤其被全世界熱捧的第五塊金磚印尼,其豐富的天然資源、加工出口,乃至內需市場等,應是台灣深耕之地。

這樣的事實,在馬政府一味傾中下,卻被抹殺與掩蓋。相較東協國家目前還處於勞力密集的生產階段,與台灣仍存極大的垂直分工空間;兩岸之間則早已從過去的垂直分工,演變為目前水平競爭的情況。

ECFA的爭議與難題,在於從公平貿易觀點,台灣已不可能從中國得多讓少。我們要求特定產業關稅的減免,勢必得開放其他服務業,甚至未來難擋農產品與陸勞輸入。而產業與人才相近,中國早成台灣在外貿的競爭對手。

但東南亞不同。撇開語言與文化差異,產業鏈上東協的充沛資源與廉價人力,正彌補台灣最欠缺的環節。

因此,無論是東協加一、東協加三,乃至印度或紐澳等國家,亞太區域整合的趨勢,「東協」始終是這些經濟強權積極整合對象,怕被其他貿易對手納為己有搶佔先機。馬政府卻反其道,把對手與夥伴完全顛倒處置。

國民黨自家發行的雙週報分析情勢也坦言,東協雖與中國以積極速度全面開展關係,但東協仍歡迎美國、日本、印度的影響力,能繼續留在東南亞地區,以制衡中國影響力的擴張。

相較東協希望多元與分散結合周邊國家,台灣卻選擇投入單一國家的路徑,而且所依賴的,不僅對我有領土野心,在經濟關係上更已是強大對手。與這樣的國家再簽下ECFA,豈非自絕政經活路。

 

涉浮報公款 外交部次長沈呂巡列被告

胡清暉。(資料照,記者簡榮豐攝)

〔記者林俊宏/台北報導〕外交部次長沈呂巡被控在四年前擔任駐日內瓦辦事處長期間,為裝潢代表處辦公室,涉嫌浮報房租,將四十九坪大的空間增添十八盞總價七十三萬元的吊燈及壁燈,五年租約不但讓政府額外支出達四百三十五萬元,最懸疑的是,這批關鍵的昂貴燈具在今年才登錄為外館財產,目前卻下落不明,調查局台北市調處已報請台北地檢署指揮偵辦,沈呂巡已被列為偽造文書他字案被告。

外交部記兩申誡 沈稱只有行政疏失

沈呂巡曾堅稱未涉不法,強調只有行政疏失,去年十二月離開日內瓦前往歐盟赴任前,他就與房東談定新的租約,房東同意降價,補回先前溢收的錢,新約效期為期五年,從今年十二月開始;此外,外交部去年亦派員赴日內瓦調查,認為沈呂巡報銷經費有瑕疵,原本建議以大過懲處,但最後僅記兩個申誡。

駐日內瓦簽租約 政府多花近五百萬

全案是因沈呂巡赴日內瓦任職後,認為位在三樓的辦事處空間不足,因此,又增租一樓作為領務大廳,沈呂巡與房東協議簽訂五年租約,但每平方公尺租金卻從原本的五百二十法郎提高到六百法郎,其中一樓新增的裝潢費用,包括十八盞燈共十萬法郎,則由房東吸收。

辦案人員懷疑房租契約可能造假,包括當時替沈呂巡處理租約及裝潢事項的一名關鍵幕僚,現已調往中南美洲友邦貝里斯任職,迄今未返台說明案情,加上這名日內瓦房東未傳喚到案,因此,全案諸多疑點仍待釐清。

高價裝潢燈具 延遲登錄又匆促報銷

此外,外交部雖將日內瓦辦事處的原始租約、裝潢資料和調查報告書供台北市調處參考,不過,外交部卻未一併附上燈具如實裝潢的證據,加上這批燈具價值不菲,竟在辦案人員追查後才登錄為館產,不久後就報銷,程序有違一般公家機關作法。

調查局早在今年一月初就接獲匿名檢舉信,外交部一度允諾配合調查,但在總統府九月間發佈沈呂巡將派任外交部次長的人事案後,外交部卻遲未提供資料,直到上月初此案又被媒體披露後,外交部才交出文件,沈呂巡返台後亦主動赴調查局說明案情。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新聞與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