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議定書的憲政問題

MOU、議定書的憲政問題

◎ 洪聖斐

馬政府最近與美國簽訂的開放全牛進口議定書(以下稱「議定書」),以及前天與中國簽訂的兩岸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以下稱「MOU」),都引起極大的關切,其中有憲政層次的意義。

馬政府與美國簽署議定書,開放可能帶有庫賈氏症蛋白的部位。對此,不但民間團體與在野黨反彈,連國民黨占多數的國會都無法同意,因而決定要制定法律來反制。

為此,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拜訪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說出「國際法高於國內法」的謬論。而金管會週一上午在立法院虛晃一招,晚上就與中國簽訂MOU,被指責為「存心耍立法院」。

這個問題要從憲政的觀點才能解釋。

國會代表人民監督政府,政府則受人民委任處理庶務。憲法(增修條款第三條)明文規定,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三二九號解釋說得很明白,「應送立法院審議」。這裡所說的「審議」,是可以實質審查而加以拒絕的意思。

或許有人會問:國民黨握有國會四分之三的席位,與美國簽訂的議定書和與中國簽訂的MOU送進國會「審議」還不是會通過,那為何國民黨政府不敢如此行呢?問題就出在,國會議員是代議士,真正的老闆是選區的選民。即便是國民黨不把民意當一回事,他們的國會議員還是不能在重大議題上違逆選區選民,否則下回改選恐怕多有阻礙。一旦議定書和MOU真的拿來審議,國會還真的要面臨選民的壓力。國會議員面對選區老闆的壓力時,有時甚至必須違逆黨老闆的旨意。

此時,雙首長制中那個有權力又不負責任的總統,身兼黨主席的效應就可以明顯看出來了:訓令黨團對黨籍立委施壓!一場以黨意壓迫民意的戲碼就此上演!行政權作決定,卻不願意負責任,又不願意被監督。

從憲政的角度思考,政府有權又不被監督且不負責任,就叫作恣意,就違反「有限政府」和「責任政治」這兩個立憲主義的基本精神。一場牛肉秀,一紙MOU讓人看穿了馬英九違反立憲主義的原則!

(作者為政治學研究者及職業翻譯,譯有政治學、行政學等教科書)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行政學時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