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 字 第 667 號

大 法 官 會 議 解 釋
 

釋 字 第 667 號
公布日期 ‧‧‧‧‧‧‧‧‧‧‧‧‧‧‧‧‧‧‧‧‧‧‧‧‧‧‧‧‧‧‧‧

九十八年十一月廿日

司法院新聞稿
 司法院大法官於98年11月20日舉行之第1347次會議中,就林0珠為撫卹事件,認最高行政法院96年度裁字第173號裁定所適用之訴願法第47條第3項及行政訴訟法第73條之規定,有牴觸憲法第7條保障平等權、第16條保障訴訟權規定及第23條比例原則之疑義,聲請解釋案,作成釋字第667號解釋。

解釋爭點

訴願法第47條第3項及行政訴訟法第73條未明定寄存送達自寄存日起10日後始生效,違憲?

 

解釋要旨

訴願法第47條第3項準用行政訴訟法第73條,關於寄存送達於依法送達完畢時,即生送達效力部分,尚與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願及訴訟權之意旨無違。

 

相關法規

1.
訴願法第47條第3項
2.
行政訴訟法第73條
3.
憲法第7條、第16條、第23條

本號釋字重點提示

一、解釋文及解釋理由書重點摘錄

要旨
內容
訴願及訴訟權之保障
1. 人民之訴願及訴訟權為憲法第16條所保障。人民於其權利遭受公權力侵害時,有權循法定程序提起行政爭訟,俾其權利獲得適當之救濟。
2. 此項程序性基本權之具體內容,包括訴訟救濟應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須由立法機關衡酌訴訟案件之種類、性質、訴訟政策目的以及訴訟制度之功能等因素,制定合乎正當法律程序之相關法律,始得實現。
3. 而相關程序規範是否正當,須視訴訟案件涉及之事物領域、侵害基本權之強度與範圍、所欲追求之公共利益、有無替代程序及各項可能程序之成本等因素,綜合判斷而為認定(本院釋字第663號解釋參照)。
人民應有受合法通知之權利
1. 訴願及行政訴訟文書之送達,係訴願法及行政訴訟法所定之送達機關將應送達於當事人或其他關係人之文書,依各該法律之規定,交付於應受送達人本人;於不能交付本人時,以其他方式使其知悉文書內容或居於可得知悉之地位,俾其決定是否為必要之行為,以保障其個人權益。
2. 為使人民確實知悉文書之內容,人民應有受合法通知之權利,此項權利應受正當法律程序之保障。
3. 就訴願決定書之送達而言,攸關人民得否知悉其內容,並對其不服而提起行政訴訟之權利,至為重要。
以訴願文書寄存送達完畢時作為發生送達效力之時點,尚合乎憲法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
1. 訴願及行政訴訟係處理人民與國家間之公法爭議,其目的除在保障人民權益外,並確保國家行政權之合法行使(訴願法第1條第1項、行政訴訟法第1條規定參照)。
2. 立法機關衡酌訴願及行政訴訟制度之功能及事件之特性,雖得就訴願及行政訴訟制度所應遵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制定相關法律加以規範,但仍應合乎憲法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
3. 按行政訴訟法第73條雖未如民事訴訟法第138條第2項就寄存送達之生效日期另設明文,惟訴願人或當事人於提起訴願或行政訴訟時,於訴願書或當事人書狀即應載明其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訴願法第56條第1項、行政訴訟法第57條規定參照),俾受理訴願機關或行政法院得將文書送達於該應受送達人;
4. 受理訴願機關或行政法院依上開載明之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而為送達,於不能依行政訴訟法第71條、第72條規定為送達時,自得以寄存送達使應受送達人知悉文書內容,且寄存送達程序尚稱嚴謹,應受送達人亦已居於可得知悉之地位。
5. 又訴願及行政訴訟文書之送達屬相關制度所應遵循程序之一環,並有確保訴願及行政訴訟程序迅速進行,以維護公共利益之目的。
6. 寄存送達既已使應受送達人處於可得迅速知悉其事並前往領取相關文書之狀態,則以訴願文書寄存送達完畢時作為發生送達效力之時點,已得確保人民受合法通知之權利,就整體而言,尚合乎憲法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並與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願及訴訟權之意旨無違。
不能僅因行政訴訟法第73條規定未如同民事訴訟法第138條第2項設有自寄存之日起經10日發生送達效力之規定,即遽認違反平等原則
1. 訴願、訴訟文書之寄存送達,其發生送達效力之時間,雖可能影響當事人得為訴訟行為之時機,但立法政策上究應如同現行行政訴訟法第73條規定,於寄存送達完畢時發生效力,或應如同民事訴訟法第138條第2項規定,自寄存之日起經10日發生效力,抑或應採較10日為更長或更短之期間,宜由立法者在不牴觸憲法正當程序要求之前提下,裁量決定之,
2. 自不能僅因行政訴訟法第73條規定未如同民事訴訟法第138條第2項設有自寄存之日起經10日發生送達效力之規定,即遽認違反平等原則。

二、葉百修大法官不同意見書重點摘錄
多數意見以「方式換取時間」而認定系爭規定已足以保障人民受合法通知之權利,且僵化地詮釋憲法平等原則,非但與本院日前所作釋字第六六三號解釋之意旨背道而馳,撕裂送達之憲法意義與功能,漠視寄存送達未設生效緩衝期間之規定,已對人民受合法通知之權利形成過度限制。

要旨
內容
寄存送達未設生效緩衝期與正當法律程序之意旨不符
1. 送達程序不因訴訟程序不同而有異
(1) 多數意見以訴願及行政訴訟程序,其目的除保障人民權益外,
  並確保國家行政權之合法行使,然此項訴訟程序之目的,確實
  在審級與裁判費收取等方面與民事訴訟有所不同;
(2) 然而,從審級而言,行政訴訟雖採2級2審,惟行政訴訟以撤銷
  訴訟為主,其採訴願前置主義,已將行政訴訟實質上與訴願程
  序作為審查之「審級」看待。
(3) 就裁判費而言,行政訴訟規定4種訴訟類型,仍以撤銷訴訟為
  主、其他類型為輔,而撤銷訴訟係以行政機關之違法行政處分
  為提起撤銷訴訟之原因,其訴訟之原因係行政機關所為違法行
  政處分,致侵害人民權利,對於裁判費之繳交,理論上自與民
  事訴訟以當事人間所生民事糾紛有所不同,而立法者所為之不
  同規定,乃具其正當性。
(4) 然從送達程序而言,無論是民事、刑事、訴願或行政訴訟,其
  相關文書之送達,均係以人民得知悉該文書內容為其目的,豈
  有因訴訟程序之不同,而送達其目的、方式及生效即因此有異
  ?
(5) 若然,則訴訟審理之程序可視訴訟種類之不同,而由立法機關
  自由形成,則本院宣告軍事審判法不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之釋字
  第436號解釋豈非具文?
(6) 因此,立法者固然對訴訟權及正當法律程序保障之具體內容有
  自由形成之空間,終究不能恣意、毫無正當理由為不同規定,
  侵害人民之訴訟權。
(7) 就寄存送達之規定而言,本席實無法想像,其方式及生效於行
  政訴訟及民事訴訟之間,究有何得為不同規定之正當理由。
2. 送達方式影響人民受通知而知悉送達文書內容之時間
(1) 於釋字第610號解釋,本院曾就公務員懲戒法第34條第2款規定
  ,依同法第33條第1項第4款為原因,移請或聲請再審議者,應
  自相關之刑事裁判確定之日起30日內為之,該期間起算日之規
  定,援引民事訴訟法第500條第2項及行政訴訟法第276條第2項
  ,就提起再審之訴之不變期間起算日,針對各該訴訟特別救濟
  事由之不同情形,分別規定該不變期間不同之起算日,就不同
  事物為合理之差別待遇,而首開規定未區分受懲戒處分人於相
  關刑事裁判之不同訴訟地位,及其於該裁判確定時是否知悉此
  事實,一律以該裁判確定之日作為再審議聲請期間之起算日,
  因欠缺合理正當之理由足資證明採取此種相同規範之必要性,
  顯係對於不同事物未予合理之差別待遇,因而認定首開規定違
  反平等原則。
(2) 對人民上開知悉裁判確定事實之權利,如同大法官許玉秀、林
  子儀、許宗力於首開解釋所共同提出之部分協同意見書中所示
  ,係一種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程序資訊取得權」,其目的
  在保障人民對行使其權利之先決條件之相關資訊有知悉可能性
  。此權利與本件解釋保障人民受合法通知權利之意旨均屬相同
  。
(3) 由於釋字第610號之解釋標的採取客觀推定之方式,認定於不
  變期間經過後,受懲戒處分人為行使聲請再審議權,逕行認定
  其已知悉該權利存在而不行使,並給予失權效果。
(4) 而本件解釋關於訴願及行政訴訟文書,若採寄存送達方式,該
  文書於寄存時即發生送達效力,亦與釋字第610號解釋之解釋
  標的所採取之規定方式相近,即寄存送達於文件寄存時,推定
  應受送達人已知悉該寄存文書之內容。
(5) 然而,如本席一再強調,寄存送達終究與直接或補充送達不同
  ,其文書應受送達人並未有即時知悉文書內容之機會,縱如多
  數意見所稱,文書之送達係依訴願人或當事人於訴願聲請書或
  當事人書狀上所載地址為之,人民知悉文書內容之可能性仍無
  法與直接或補充送達相提並論,此亦於採取公示送達時何以對
  送達生效設有緩衝期之原因所在。
(6) 且送達生效與否及是否進行後續行為如提起行政訴訟或上訴係
  屬二事;法律雖另設起訴或上訴期間,從整體而言,雖看似並
  無侵害人民訴訟權,然人民受合法通知之權利有其受憲法保障
  之意義與目的,並不因此即可稱訴訟權行使整體期間計算僅朝
  三暮四之說,而論斷寄存送達未設生效緩衝期間與憲法無違。
(7) 故寄存送達與公示送達雖因作成送達通知書之地點及方式不同
  ,然相較之下,仍應與公示送達同設有送達生效之緩衝期,始
  與正當法律程序與保障人民受合法通知權利之意旨無違。
(8) 至於此項緩衝期之具體規定,則可由立法機關考量現代社會生
  活狀態與人民工作情形,於合理範圍內予以裁量。
系爭規定牴觸憲法平等權之保障
1. 本院歷來一再重申憲法第7條對平等權之保障並非指絕對、機械之平等,容許立法者基於憲法之價值體系及立法目的,斟酌事件性質事實上或本質上的差異為合理之差別待遇。
2. 立法者於制定法律時,於不違反憲法之前提下,固有廣大的形成自由,然當其創設一具有體系規範意義之法律原則時,除基於重大之公益考量以外,即應受其原則之拘束,以維持法律體系之一貫性,是為體系正義。
3. 而體系正義之要求,應同為立法與行政所遵守,否則即違反平等權之保障,且依本件解釋系爭規定所涉及之分類標準為較嚴格之審查基準,其所採行之規範手段與所欲達成之立法目的間亦需具有實質關聯性,否則即不符合較嚴格審查基準之要求。
4. 立法者於考量訴訟程序中人民受通知權與有效獲得迅速裁判之要求,以及避免訴訟程序延滯之目的,於各該相同程序中所為之限制,自應採取相同之手段。
5. 行政訴訟文書寄存送達之生效日期,應無與民事、刑事訴訟文書為不同處理之必要,然行政訴訟法未設有民事訴訟法第138條第2項「自寄存之日起,經十日發生效力」之一致規定,與憲法平等權保障之意旨不符。

 

解釋文

訴願法第四十七條第三項準用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關於寄存送達於依法送達完畢時,即生送達效力部分,尚與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願及訴訟權之意旨無違。

top

解釋理由書

人民之訴願及訴訟權為憲法第十六條所保障。人民於其權利遭受公權力侵害時,有權循法定程序提起行政爭訟,俾其權利獲得適當之救濟。此項程序性基本權之具體內容,包括訴訟救濟應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須由立法機關衡酌訴訟案件之種類、性質、訴訟政策目的以及訴訟制度之功能等因素,制定合乎正當法律程序之相關法律,始得實現。而相關程序規範是否正當,須視訴訟案件涉及之事物領域、侵害基本權之強度與範圍、所欲追求之公共利益、有無替代程序及各項可能程序之成本等因素,綜合判斷而為認定(本院釋字第六六三號解釋參照)。

訴願及行政訴訟文書之送達,係訴願法及行政訴訟法所定之送達機關將應送達於當事人或其他關係人之文書,依各該法律之規定,交付於應受送達人本人;於不能交付本人時,以其他方式使其知悉文書內容或居於可得知悉之地位,俾其決定是否為必要之行為,以保障其個人權益。為使人民確實知悉文書之內容,人民應有受合法通知之權利,此項權利應受正當法律程序之保障。就訴願決定書之送達而言,攸關人民得否知悉其內容,並對其不服而提起行政訴訟之權利,至為重要。訴願法第四十七條第一項規定:「訴願文書之送達,應註明訴願人、參加人或其代表人、訴願代理人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交付郵政機關以訴願文書郵務送達證書發送。」第二項規定:「訴願文書不能為前項送達時,得由受理訴願機關派員或囑託原行政處分機關或該管警察機關送達,並由執行送達人作成送達證書。」第三項並規定:「訴願文書之送達,除前二項規定外,準用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七條至第六十九條、第七十一條至第八十三條之規定。」故關於訴願文書之送達,原則上應向應受送達人本人為送達(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一條規定參照);惟如不能依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一條、第七十二條之規定為送達者,得將文書寄存於送達地之自治或警察機關、郵政機關,並作成送達通知書二份,一份黏貼於應受送達人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門首,另一份交由鄰居轉交或置於應受送達人之信箱或其他適當之處所,以為寄存送達。且寄存之文書自寄存之日起,寄存機關應保存三個月(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規定參照)。是寄存送達之文書,已使應受送達人可得收領、知悉,其送達之目的業已實現,自應發生送達之效力。

訴願及行政訴訟係處理人民與國家間之公法爭議,其目的除在保障人民權益外,並確保國家行政權之合法行使(訴願法第一條第一項、行政訴訟法第一條規定參照)。立法機關衡酌訴願及行政訴訟制度之功能及事件之特性,雖得就訴願及行政訴訟制度所應遵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制定相關法律加以規範,但仍應合乎憲法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按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雖未如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二項就寄存送達之生效日期另設明文,惟訴願人或當事人於提起訴願或行政訴訟時,於訴願書或當事人書狀即應載明其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訴願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七條規定參照),俾受理訴願機關或行政法院得將文書送達於該應受送達人;受理訴願機關或行政法院依上開載明之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而為送達,於不能依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一條、第七十二條規定為送達時,自得以寄存送達使應受送達人知悉文書內容,且寄存送達程序尚稱嚴謹,應受送達人亦已居於可得知悉之地位。又訴願及行政訴訟文書之送達屬相關制度所應遵循程序之一環,並有確保訴願及行政訴訟程序迅速進行,以維護公共利益之目的。寄存送達既已使應受送達人處於可得迅速知悉其事並前往領取相關文書之狀態,則以訴願文書寄存送達完畢時作為發生送達效力之時點,已得確保人民受合法通知之權利,就整體而言,尚合乎憲法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並與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願及訴訟權之意旨無違。

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因訴訟目的、性質、功能之差異,其訴訟種類、有無前置程序、當事人地位或應為訴訟行為之期間等,皆可能有不同之規定。行政訴訟法與民事訴訟法雖多有類似之制度,但其具體規範內容,除屬於憲法保障訴訟權具有重要性者外,並非須作一致之規定。基於精簡法條之立法考量,行政訴訟法雖設有準用部分民事訴訟法之規定,亦非表示二者須有相同之規定。就送達制度而言,人民權利受寄存送達影響之情形極為複雜,非可一概而論。受寄存送達者,如於文書寄存當日即前往領取,其權利所受影響,即與送達機關於會晤應受送達人時交付文書之送達無異,如增設寄存送達之生效期間,反而形成差別待遇。反之,於文書寄存多日後始前往領取者,其能主張或維護權利之時間,雖不免縮短,惟人民於行政訴訟之前,既已歷經行政程序與訴願程序,當可預計行政機關或法院有隨時送達文書之可能,如確有因外出工作、旅遊或其他情事而未能即時領取之情形,衡諸情理,亦得預先指定送達代收人或採行其他適當之因應措施,以避免受寄存送達或未能即時領取而影響其權利。故訴願、訴訟文書之寄存送達,其發生送達效力之時間,雖可能影響當事人得為訴訟行為之時機,但立法政策上究應如同現行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規定,於寄存送達完畢時發生效力,或應如同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二項規定,自寄存之日起經十日發生效力,抑或應採較十日為更長或更短之期間,宜由立法者在不牴觸憲法正當程序要求之前提下,裁量決定之,自不能僅因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規定未如同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二項設有自寄存之日起經十日發生送達效力之規定,即遽認違反平等原則。

送達制度攸關憲法保障人民訴願及訴訟權是否能具體落實。鑑於人民可能因外出工作、旅遊或其他情事而臨時不在應送達處所,為避免其因外出期間受寄存送達,不及知悉寄存文書之內容,致影響其權利,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二月七日修正公布、同年九月一日施行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二項,增訂寄存送達,自寄存之日起,經十日發生效力之規定,係就人民訴訟權所為更加妥善之保障。立法機關就訴願法及行政訴訟法未與上開民事訴訟法設有相同規定,基於上開說明,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規定所設之程序及方式,雖已符合憲法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並無違於平等原則,然為求人民訴願及訴訟權獲得更為妥適、有效之保障,相關機關允宜考量訴願及行政訴訟文書送達方式之與時俱進,兼顧現代社會生活型態及人民工作狀況,以及整體法律制度之體系正義,就現行訴願及行政訴訟關於送達制度適時檢討以為因應,併此指明。

該次會議由司法院院長賴大法官英照擔任主席,大法官謝在全、徐璧湖、林子儀、許宗力、許玉秀、林錫堯、池啟明、李震山、蔡清遊、黃茂榮、陳敏、葉百修、陳春生、陳新民出席,秘書長謝文定列席。會中通過之解釋文、解釋理由書;陳大法官敏及林大法官錫堯共同提出之協同意見書,葉大法官百修、許大法官玉秀及黃大法官茂榮分別提出之不同意見書,均經司法院以院令公布。

附(一)陳大法官敏及林大法官錫堯共同提出之協同意見書。
 (二)葉大法官百修提出之不同意見書。
 (三)許大法官玉秀提出之不同意見書。
 (四)黃大法官茂榮提出之不同意見書。
 (五)本件林0珠聲請案之事實摘要。

top

事實摘要

聲請人請求遺族撫卹,向國防部提起訴願,經該部94年6月14日決定駁回,該訴願決定書於同年月23日送達時,未獲會晤聲請人或依法得代為收受送達之同居人或受僱人,乃以寄存送達方式,將文書寄存於送達地附近之郵政機關,並依法作成送達通知書黏貼及放置。嗣聲請人於同年7月6日簽收該訴願決定書後,於同年9月5日始向臺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經該院94年度訴字第2873號裁定以逾法定不變期間為由予以駁回,聲請人不服,復向最高行政法院提起抗告,亦經該院以96年度裁字第173號裁定抗告無理由駁回而告確定(下稱終局裁定)。

(一)

聲請人主張:訴願法第47條第3項及行政訴訟法第73條,未如民事訴訟法第138條第2項明定寄存送達,自寄存之日起,經10日發生效力,致使其提起行政訴訟期間計算因較民事訴訟短少10日,乃認系爭兩規定侵害其訴訟權與平等權,違反憲法第7條、第16條及第23條規定,聲請解釋。

 

http://www.license.com.tw/lawyer/practice/judge/667.shtml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法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