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 字 第 668 號

大 法 官 會 議 解 釋
 

釋 字 第 668 號
公布日期 ‧‧‧‧‧‧‧‧‧‧‧‧‧‧‧‧‧‧‧‧‧‧‧‧‧‧‧‧‧‧‧‧

九十八年十二月十一日

司法院新聞稿
 司法院大法官於九十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舉行之第一三四八次會議中,就鄭0和為繼承登記事件,認高雄高等行政法院九十六年度訴字第九五九號判決,及最高行政法院九十七年度裁字第三七二六號裁定,適用民法繼承編施行法第八條所表示之法律見解,與最高法院四十七年台上字第二八九號判例適用同一法律所表示之法律見解有所歧異,聲請統一解釋案,作成釋字第六六八號解釋。

解釋爭點

願繼承開始於繼承編施行前,而得選定繼承人者,僅限施行前選定?

 

解釋要旨

1. 民法繼承編施行法第8條規定「依當時之法律亦無其他繼承人者」,應包含依當時之法律不
 能產生選定繼承人之情形,故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依當時之法規或習慣得選定
 繼承人者,不以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選定為限。
2. 惟民法繼承編施行於臺灣已逾64年,為避免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開始之繼承關係久懸不決,
 有礙民法繼承法秩序之安定,凡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而至本解釋公布之日止,
 尚未合法選定繼承人者,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應適用現行繼承法制,辦理繼承事宜。

 

相關法規

1.
民法繼承編施行法 第 1、8 條

本號釋字重點提示

一、解釋文及解釋理由書重點摘錄

要旨
內容
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依當時之法規或習慣得選定繼承人者,不以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選定為限
1. 選定繼承人必在繼承事件發生之後,如被繼承人死亡時間距民法繼承編施行時不遠,或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後,方由法院判決宣告死亡於繼承編施行前者,即難以期待或無從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為繼承人之選定。
2. 故施行法第8條所定「依當時之法律亦無其他繼承人者」,應包含依當時之法律不能產生選定繼承人之情形,故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依當時之法規或習慣得選定繼承人者,不以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選定為限。
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至本解釋公布之日止,尚未合法選定繼承人者,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應適用現行繼承法制,辦理繼承事宜
1. 民法繼承編施行於臺灣迄今已逾64年,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開始之繼承關係,猶有至今尚未能確定者,顯非民法繼承編立法者所能預見,為避免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開始之繼承關係久懸不決,有礙現行民法繼承法秩序之安定,凡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至本解釋公布之日止,尚未合法選定繼承人者,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應適用現行繼承法制,辦理繼承事宜。

二、徐璧湖 池啟明大法官不同意見書重點摘錄
(一) 多數意見所謂「選定繼承人」係來自民法繼承編施行於臺灣之前,源於明治31年(西元
  1898年)之日本民法(下稱日本舊民法)所定「家督繼承」之舊臺灣習慣戶主繼承制度
(二) 而「家督繼承」於昭和21年(西元1946年)之日本憲法(下稱日本憲法)公布後,因與
  該憲法揭示「個人尊嚴」、「兩性平等」之精神不符,故於昭和23年 (西元1948年) 1月
  1日已全面廢止,
(三) 是有關戶主繼承習慣在我國憲法與法律秩序下是否合憲而得以「習慣法」適用等質疑,
  多數意見仍不惜排除現行法有關法定繼承人規定之適用,刻意維護該違法違憲之日據後
  期之舊臺灣民事慣習,於日本廢除「家督繼承」制度已逾一甲子時,我國多數大法官竟
  未附任何理由的認定戶主繼承習慣於民法繼承編施行於臺灣後,仍應繼續適用,實屬曲
  解而有虧大法官守護憲法並統一解釋法令之職責。

要旨
內容
臺灣於日據時期引進日本之戶主制度及戶主繼承制度與法律及憲法牴觸而不得適用
1. 臺灣於民國34年10月25日施行民法親屬編及繼承編後,家為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而同居之親屬團體(民法第1122條參照),並不採戶主身分的絕對支配家屬制,僅概括規定家務由家長管理(同法第1125條、第1126條參照),故家長為維持、發展共同生活,對家屬之日常生活加以約束、保護而已,家已不再具有抽象的形式意義;繼承則改為單純財產繼承,保護個人權益及男女平等之繼承制度,完全揚棄身分之繼承。
2. 如前所述,日據時期臺灣之戶主繼承習慣,因與民法親屬編及繼承編之規定顯相牴觸,且顯然違反憲法第7條規定之男女平等、第10條規定之居住及遷徙自由、第22條保障之婚姻及收養自由、人格自由。於現行法制中,自不得適用。
繼承開始在民法繼承編於臺灣施行前,依當時之法律(戶主繼承習慣)得選定戶主繼承人而未選定或未能選定者,在民法繼承編於臺灣施行後,其繼承人應依民法繼承編之規定定之
1. 繼承開始在民法繼承編於臺灣施行前,依當時之法律(戶主繼承習慣)得選定戶主繼承人而未選定或未能選定者,在民法繼承編於臺灣施行後,始為戶主繼承人之選定者,於選定人為選定之意思表示時,戶主繼承之效力方發生,而其所依據之「當時之法律」為日據後期臺灣之戶主繼承習慣,該習慣牴觸現行民法親屬編、繼承編之基本精神與明文規定,與憲法第7條、第10條及第條規定亦有不符,故不得適用,已無從選定,而屬「依當時之法律亦無其他繼承人」之情形,故應依民法繼承編施行第8條規定「自施行之日起,依民法繼承編之規定定其繼承人。」
2. 多數意見僅泛謂,民法繼承編「施行法第八條所定『依當時之 法律亦無其他繼承人者』,應包含依當時之法律不能產生選定繼承人之情形,故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依當時之法規或習慣得選定繼承人者,不以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選定為限。」毫未審查其所謂當時得選定繼承人之法規或習慣之內涵為何?是否符合民法親屬編及繼承編、憲法之規定而得適用?實屬恣意。

 

解釋文

民法繼承編施行法第八條規定:「繼承開始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被繼承人無直系血親卑親屬,依當時之法律亦無其他繼承人者,自施行之日起,依民法繼承編之規定定其繼承人。」其所定「依當時之法律亦無其他繼承人者」,應包含依當時之法律不能產生選定繼承人之情形,故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依當時之法規或習慣得選定繼承人者,不以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選定為限。惟民法繼承編施行於臺灣已逾六十四年,為避免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開始之繼承關係久懸不決,有礙民法繼承法秩序之安定,凡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而至本解釋公布之日止,尚未合法選定繼承人者,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應適用現行繼承法制,辦理繼承事宜。

top

解釋理由書

中華民國二十年一月二十四日制定公布、同年五月五日施行之民法繼承編施行法(下稱施行法)第一條規定:「繼承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開始者,除本施行法有特別規定外,不適用民法繼承編之規定。」又同法第八條規定:「繼承開始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被繼承人無直系血親卑親屬,依當時之法律亦無其他繼承人者,自施行之日起,依民法繼承編之規定定其繼承人。」旨在使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之繼承事件,繼續適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之繼承法規或習慣。故發生於三十四年十月二十四日之前,應適用臺灣繼承舊慣之繼承事件,不因之後民法繼承編規定施行於臺灣而受影響。

最高法院四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二八九號民事判決(業經選為判例)認為,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於臺灣之前,應適用當時臺灣繼承習慣辦理,於戶主即被繼承人死亡時,如無法定或指定繼承人,得由被繼承人之親屬會議合法選定戶主以為繼承,所選定之繼承人不分男女皆得繼承,選定期間亦無限制。而高雄高等行政法院九十六年度訴字第九五九號判決(經上訴後,業經最高行政法院九十七年度裁字第三七二六號裁定上訴駁回),則認為自民法繼承編施行於臺灣後,已不得再由親屬會議選定戶主繼承人,從而未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選定繼承人者,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後即不得再行選定,而應循現行民法繼承編規定處理繼承事宜。就施行法第八條規定之適用,不同審判系統法院之見解有異。

選定繼承人必在繼承事件發生之後,如被繼承人死亡時間距民法繼承編施行時不遠,或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後,方由法院判決宣告死亡於繼承編施行前者,即難以期待或無從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為繼承人之選定。故施行法第八條所定「依當時之法律亦無其他繼承人者」,應包含依當時之法律不能產生選定繼承人之情形,故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依當時之法規或習慣得選定繼承人者,不以在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選定為限。惟民法繼承編施行於臺灣迄今已逾六十四年,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開始之繼承關係,猶有至今尚未能確定者,顯非民法繼承編立法者所能預見,為避免民法繼承編施行前開始之繼承關係久懸不決,有礙現行民法繼承法秩序之安定,凡繼承開始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至本解釋公布之日止,尚未合法選定繼承人者,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應適用現行繼承法制,辦理繼承事宜。

該次會議由司法院院長賴大法官英照擔任主席,大法官謝在全、徐璧湖、林子儀、許宗力、許玉秀、林錫堯、池啟明、李震山、蔡清遊、黃茂榮、陳敏、葉百修、陳春生、陳新民出席,秘書長謝文定列席。會中通過之解釋文、解釋理由書;許大法官玉秀、黃大法官茂榮分別提出之協同意見書,徐大法官璧湖及池大法官啟明共同提出之不同意見書,陳大法官新民、陳大法官春生分別提出之不同意見書,均經司法院以院令公布。

附(一)許大法官玉秀提出之協同意見書。
 (二)黃大法官茂榮提出之協同意見書。
 (三)徐大法官璧湖及池大法官啟明共同提出之不同意見書。
 (四)陳大法官新民提出之不同意見書。
 (五)陳大法官春生提出之不同意見書。
 (六)本件鄭0和聲請案之事實摘要。

top

事實摘要

聲請人主張:依民法繼承編施行法第8條規定,發生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的繼承事件,得適用臺灣舊有選定繼承人的習慣,在被繼承人無法定繼承人及指定繼承人時,被繼承人的親屬得組成親屬會議,選定繼承人以為追立繼承。

聲請人遂以被選定人的身分,向臺南縣永康地政事務所請求申請土地繼承登記。該地政事務所認為,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後,僅能依民法繼承編規定定繼承人,駁回聲請人申請。

聲請人不服,向臺南縣政府提出訴願,亦遭決定駁回,再向高雄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經該院以96年度訴字第959號判決:發生於民法繼承編前之繼承事件,限於繼承編施行前已經選定,繼承編施行後,即不得再行選定繼承人,駁回聲請人之訴。聲請人上訴,經最高行政法院以97年度裁字第3726號裁定,維持原審判決,駁回上訴。

聲請人認為前揭裁定與判決,就發生於民法繼承編施行前之繼承事件,限制選定繼承人之期間,與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289號判例選定期間無限制之見解,有所不同,係屬於不同審判系統法院間,適用民法繼承編施行法第8條規定有歧異見解之情形,聲請統一解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法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