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中華民國禁不起考驗&<非典型論述>台灣 一路走向衰敗(林濁水)

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周年,政府將籌備紀念活動。但可憐的是,籌備委員范可欽認為主標語有「建國」二字,過於敏感,建議拿掉建國,改為「中華民國精彩一百」。為什麼「敏感」?對自己的誕生感到自卑嗎?還是為了取悅討好拿飛彈對準我們的對岸?

百年誕辰避「建國」
綠委藍委都看不下去,痛斥連建國都不敢講,乾脆慶典都不用辦了,網民更是嘻笑怒罵,「精彩」絕倫,例如「建國高中」應改名「精彩高中」。
有趣的是,以前國民黨捍衛中華民國不遺餘力,是民進黨在否認那個國號;現在國民黨連中華民國建國都不敢講,反而是民進黨要國民黨挺住中華民國。這就是台灣的悖論政治。
其實不只國民黨當局在中國面前不敢放國旗、唱國歌、避談建國;更早劉家昌在他兩首著名的小調歌詞裡,就動了手腳。《中華民國頌》裡的歌詞原「中華民國,經得起考驗」,就被偷偷改成「中華民族,經得起考驗」。《梅花》的歌詞「他是我的國花」,也偷偷改成「他是我的梅花」。為了取悅討好中國,中華民「國」真的禁不起「考驗」了。
中國慶典都驕傲地宣稱「建國大典」,毫不避諱,更不在乎是否刺激台灣;台灣為什麼避諱自己的國號呢?「唯智者以小事大」嗎?一百年前,中華民國不是建國是什麼呢?自己都不承認,別的國家為什麼要承認你?中國更是打蛇隨棍上,不把你當回事啦。

遑論開拍《國父傳》
中華民國這一百年「精彩」嗎?內戰慘敗,倉皇辭廟,逃亡台灣,二二八屠殺,戒嚴統治,認同錯亂,退出聯合國,斷交連連……當然也不是沒有精彩部分,像是經濟起飛,民主轉型等等,正負比較起來,談不上什麼很精彩,這「精彩一百」的口號誇不誇張呢?
政府還打算拍《國父傳》。連建國都避之唯恐不及,有什麼臉拍《國父傳》呢?國父也者,建國之父也,既然不建國了,國父也無由而生,那就免了吧。何況要拍成政治宣導片,還沒中國「建國大業」政治片的氣派,多麼洩氣啊。
避談建國其實反映一種心態,就是自己已經接受中華民國非獨立主權體,台灣的定位操在他國手裡,中國理所當然含攝台灣等等,這樣的邏輯一定最終走向自我去主體化,而這正是台灣全民焦慮的來源。

<非典型論述>台灣 一路走向衰敗(林濁水)

從美牛事件、《地制法》草案到《公務員考績法》、房屋稅、廢死刑、健保……,一連串政策,決策品質的荒腔走板簡直令人嘆為觀止。相反的,對岸近20年來無論面對97亞洲金融風暴、2001美國網路泡沫、05~08全球通膨,直到今天全球金融風暴,其決策品質都值得肯定,也長期維持了全球最佳的經濟成長率,對照起來令人不禁為台灣前途憂心如焚。

欠缺中心的思想

決策亂成這樣,馬本身無能當然是原因,但是整個執政團隊欠缺整合各部門、引導政策方向的中心思想和決策機制的混亂也都是關鍵。
大選時,馬總統不斷強調他已準備好了,其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內閣制國家,在野黨在國會中形成由黨魁領軍的影子內閣,國會是他們上台前政策操練的場所,有這樣的準備,一旦勝選便迅速接手組閣。
總統制國家在漫長的初選和大選過程中,施政的中心理念和主要內閣可能人選也逐步整合形成,於是勝選也能順利上台。這樣才都叫「準備好了」,執政時能穩定地分別以總統和以總理領導的內閣團隊決策施政軸心。兩種體制,基本上都是精英團隊決策,但接受民主監督。
至於我國,總統、內閣、國安會合稱執政團隊,但事實上是雜牌軍,絕大多數是總統當選後才和內定的國安會秘書長、閣揆匆忙獵人頭湊成的,彼此無論共同中心思想,經驗,對政策的熟悉度,合作默契都是大問題。
這個問題在陳水扁2000年上台執政時已經浮現,以至於內閣頻頻更動,這種情形到了馬總統時,更加嚴重,以至於到去年年底絕大多數堂堂內閣部長社會多不認識,竟有9人是一趴知名度的部長,創人類民主政治史的奇蹟,難以想像這樣的部長怎樣展現施政氣勢。
問題不只這樣,一開始馬總統強調他要嚴守雙首長制,自己站二線;但是內閣狀況百出亂成一團後,馬忽而退居二線,忽而跳出親自指揮局署長,變成不知所云制;換了閣揆,情況沒改善,等到美牛案爆發,國會決策權力獨大;到了《地制法》風波,決策中心又轉移到金黨秘書長手裡;現在廢死刑風波,決策再移到總統府……
短短時間內,決策中心竟在閣揆、國會、黨總書記、總統,甚至考試院之間不斷飄浮,絕對也是政治史的奇蹟。這要期待有好的、穩定的、有理念方向的決策,根本緣木求魚。
對岸專制的中共政權,黨外雖然無民主,黨內則採民主集中制,由集體領導的政治局做決策,也和西方內閣或總統制一樣做精英式決策,但依賴廣設在各級機關的「智庫」,由下而上彙集來資訊和知識,這樣的過程保證了近20年來,在財經決策上穩定而優良的品質,硬是遠遠地把台灣比了下去。

決策隨民粹飄移

馬和他的團隊組成,先天稟賦已大有問題,上台後,又因憲政體制凌亂不堪,總統制、內閣制、法國雙首長制統統不像,各個憲法機關權責不清,決策不講專業,誰的主張恰巧和高張的民粹碰在一起,決策就移到那裡,決策中心完全隨零碎、分割的民粹飄來飄去,國家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眼光長遠的決策。
其結果就是國家一步步走向衰敗,國力下滑和因決策品質良善國力急速上升的中國愈差愈遠,台灣前途岌岌可危。
選舉制度和體制造成的決策危機如此嚴重,但不論是徹底的體制改造或形成穩定的慣例加以補救,習於炒作短線的朝野政界卻因為都沒有民粹巿場,毫無興趣,於是我們只有眼睜睜地看著國家一路垮下去。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法委員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新聞與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