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再造的新治理模式-代理人理論

新埔技術學院企業管理系副教授 鄭錫鍇
當小政府的右派思想重新擅場時,許多奠基於古典經濟學的理論,諸如代理人理論(principal-agent theory)、交易成本理論等,紛紛被學者用以解釋政府種種公共管理社會化的行動,以代理人理論為例,該理論主張社會中許多互動關係可以用委託人與代理人的關係予以解釋,此種關係的形成主要是基於理性思維下,個人透過代理人的協助,可以分擔部分責任與風險,但又為了避免代理人隱藏資訊及行為脫軌情況等風險,可以藉由契約的管理來解決風險問題。站在公共行政的角度,舉凡政府取得政權、人事任用、解除管制、民營化、志公的引用、契約外包等等,或可嘗試以代理人理論加以解釋,不過當政府逐漸將功能分享給民間社會時,亦即逐漸建立代理人關係時,對政府再造及治理可能產生以下影響:
 
1.      契約關係的加強:例如國家與公務員的關係必須加強契約的精神,一方面賦予國家更多的人事管理權利,另一方面是公務員必須承受更多且更具體的承諾與責任,其具體結果是工作表現必須與人事處分及考績嚴密聯結。
 
2.加強業務的委外:透過更多民間單位對公共事務的參與,可以彌補政府失靈的現象。例如,政府可以將更多不涉國防、外交及政策層面的事務委託民間處理,如各縣市政府文化中心或各公立學校非上課時間校園的利用與管理,但為了避免代理人的資訊隱藏及道德風險,必須建立廣收慎選及監督機制。
 
3.釐清責任歸屬問題:在一般的代理關係中,風險的分擔亦同時意味責任的分享,但在政府與民間的代理關係中,最終責任往往落在政府肩上,在冀求參與公共事務之民間團體發揮公民道德之不確定情形下,政府契約管理能力即必須加強,例如我國許多民間車輛托吊業者在執行業務時,常因品質欠佳而迭與人民發生業務衝突,最後是人民對政府產生不良觀感,故政府必須加強契約管理,以落實代理人的責任。
 
4.重視信任關係的培養:奠基於古典經濟學的代理人理論,意味著各個理性行為者「斤斤計較」關係的管理,但當置於較大民主政治或民主行政的框架時,卻忽略了社會資本(信任)的重要性,因此政府在各種代理人關係中,應建立超越理性計較的價值觀,讓每一個參與公共事務的民間團體都能與政府建立互信關係,並培養公民意識,才能為整體國家社會發揮綜效(synergy)結果。
 
總之,「代理」的本質是一種信託關係,信任才是最重要的精神要素,在我國目前政府普遍公信力不足、朝野互信不足、公私部門互信不足、人際間互信不足、且個人意志凌駕制度之可信度情況下,如何重建社會互信才是代理關係得以在我國蓬勃發展的關鍵。
 
(本評論代表作者個人之意見)

 

資料來源:

http://www.npf.org.tw/post/1/642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行政學。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