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行駛中發生爆胎怎麼辦?&德國高速為何不限速

在高速行駛時,萬一發生爆胎的意外,可能會造成車身傾斜或方向盤偏離的情況,這時如果緊急煞車或駕駛不當是非常危險的,駕駛人應特別小心才是

  爆胎就是指輪胎內的空氣很快地漏掉的情形。尤其是指外胎或內胎發出很大的爆裂聲而突然洩氣的情形。在高速行駛時,如果後輪爆胎,車身僅會稍微傾斜,向爆胎的方向以緩和的曲線轉彎,然後車身會搖擺,但不很激烈,所以後輪爆胎時的危險性較小。

  當發現後輪爆胎時,慢慢地停車就可以了。但若是因為後輪爆胎時,車身僅有少許傾斜及搖擺,駕駛人沒有發覺而繼續行駛,在路況不好的道路或碎石子路上的話,不但是外胎,連內胎都會被壓爛,所以還是需要特別注意。

  如果是前輪爆胎時,雖然漏掉了一些空氣,方向盤立即就會偏向爆胎的方 向,駕駛人立刻就會有感覺,當發覺爆胎時,馬上停車檢查便可以了。但是若前胎整個爆裂時,方向盤會以極大的力量向爆裂的輪胎方向旋轉,這 時若手沒有抓穩方向盤,車會當場轉頭,嚴重時甚至會翻到路外去,或和 對面來車撞個正著。為了防止前輪爆裂時造成慘劇,駕駛人經常都要握緊方向盤,但若是一直緊握,又易疲勞,所以要輕輕地把持住方向盤,要領是用拇指扶在方向盤的橫樑,發覺爆胎時若能立刻握緊,便不會使方向盤失去控制。

最後我們談到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汽車在高速行駛中發生爆胎時,就慌忙 踩下煞車,結果會是如何呢?答案是「非常危險」。因為爆裂的輪胎由於空氣漏掉了,輪胎和輪圈之間鬆動,此時煞車,輪圈被迫停止轉動,但是輪胎由於慣性作用仍舊在轉動,因此不但嚴重損傷到外胎或內胎,還會使外胎脫離輪圈,使車身之傾斜加大,而造成打轉或翻車事故。

  所以駕駛朋友們千萬要注意,在高速行駛中,若是輪胎爆了,絕對不可踩剎車,而應緩慢放鬆油門,降低速度,起碼要走上一百公尺,再慢慢停靠到路的右邊。

 
 
德國高速為何不限速

德國的高速公路不寬,大都是標準的雙向四車道,非常平整。我喜歡開車,在國內的時候常常跑高速公路。所以在德國長途旅行的時候,除了欣賞路邊的風景之外,就是觀察高速公路上的情形。時間長了,竟然也看出一些名堂來。
  最與眾不同的是,德國的高速公路沒有限速標誌,就是說,你想跑多快都行。我看到,高速公路上,不論是大車還是小車,都跑得飛快。大車多在時速百公里以上,小車時速上200公里的也不稀罕。與此相映成趣的是,我在德國跑了幾千公里的高速公路,竟然沒有見到一起交通事故,這好像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世界上很多國家的高速公路都限速,不論是德國的鄰國法國,還是幅員遼闊的美國,對車速都有嚴格的限制,為的是防止交通事故;在我國就有“十次事故九次快”的說法。在嚴格限速的法國,我只要上路,幾乎每天都能見到幾起交通事故,而在不限速的德國,卻幾天也見不到一起交通事故,大惑不解,於是求教于當地朋友夏先生。夏先生常年在歐洲大陸上跑,自然有他的觀察和體會。他說了幾條理由,大致是這樣的:
  一是德國的車好。這個好,還不僅僅是世人皆知的汽車本身的品質好,更重要的是汽車保養得好。德國人的習慣是什麼車加什麼標號的汽油柴油、用什麼牌號的機油、日常保養怎麼做、定期保養啥時做、易損件何時換等等,都一絲不苟地嚴格執行,決不馬虎將就。所以,德國人開的車不論檔次高低、新舊如何,只要是上路的,車況都非常好,很少因為刹車失靈、方向失靈、輪胎爆裂等原因出事故。
  二是德國的駕駛證考試嚴格,一次通過的比例不高。不認真地學,不真正學好了,要拿駕駛證是不可能的。絕對不會有通過關係拿駕駛證的現象,絕對不會出現有本卻不會開車的人。
  三是德國人開車守規矩。大車走大車道,小車走小車道,超車走超車道,該打燈打燈,該讓道讓道,每天開幾個小時的車,多長時間休息一次,都自覺執行。大家開車的標準是一樣的,情況就很好判斷,很少因為強行超車、截頭猛拐、疲勞駕駛等原因出事故。有個講德國人遵守交通規則的故事就很能說明問題:子夜時分,空無一人的大街上,一輛車在飛馳。在一個十字路口,紅燈亮了。汽車停了下來。等待綠燈放行。30秒過去了。又是30秒過去了,紅燈依然亮著。3分鐘過去後,依然是紅燈。於是,駕駛員拿起手機,哇啦哇啦地對交通燈管理部門說起來。5分鐘後,修理人員來了。又過了5分鐘,交通燈修好了,紅燈變綠燈。這時候,駕駛員才一踩油門,汽車繼續向前飛馳而去。
  這個故事雖然有些誇張,但很符合德國人的性格。你想想,車況好,路況好,開車人按規則行事,出事故的概率還能剩多少呢?不限速,車速快,效率就高。效率高,汽車佔用車道的時間就少,行車環境就輕鬆,反過來又減少了事故的可能性;效率高,還能騰出更多的時間來工作和休閒。
  我們在德國的時候,交通主要是靠汽車,每天都要跑幾百公里。由於在國內常常因為修路而繞行或者增加行車時間,所以為了保證我們的行程能夠按照計畫進行,在開始的時候我常問夏先生,從哪里到哪里有修路的嗎?問了幾次以後,夏先生告訴我,在德國幾乎見不到修路的現象。德國的公路品質非常好,一旦修築,多少年都不用大修,我們從慕尼克到斯圖加特的高速公路還是希特勒時候修的呢。聯想到我們國內的某些高速公路,幾乎從通車的那年起,就開始一段複一段地修理了。
  坐在車裏,我腦子裏忽然出現了一些數學問題:假如有一段300公里的高速公路,日通行量是1萬輛車,如果限速,每車平均行車速度是100公里/小時,跑完這段路需要3小時,1萬輛車需要3萬個小時;如果不限速,每車平均行車速度是150公里/小時,跑完這段路需要2小時,1萬輛車就是2萬小時,那麼不限速的車是不是比限速的車效率提高不少?一天如此,一個月又如何,一年又如何呢?
  我把這個問題提出來,引起了熱烈的爭論。有人同意,有人反對。反對的人說,這道數學題裏沒有考慮交通事故的因素。有一次,我從北京出來剛上京津塘高速,車就被堵住了。原來是前面發生了交通事故。我整整等了2個小時才重新上路。假如京津塘高速日通行量是3萬輛(好像實際上還不止呢),那麼停止通行2個小時,就應該有2500輛車受到影響。假如這樣,效率在哪里?所以如何在時速和事故兩個因素之間找到最佳的平衡點,才能最有利於提高公路的效率。
  當然,限速的根本目的是防止出事故。沒有事故才有效率。我國認為,高速公路最高時速應該在110公里,最多不超過120公里。我在美國的時候看到高速公路的最高限速有70英里的,有65英里的,甚至有60英里的地段。實行限速的國家認為自己確定的限速值是最佳的。
  但德國人認為,沒有必要強行限制時速,而應該根據車況、路況,由駕車人來決定時速。所以,德國人在道路的效率效益和行車的效率效益上就有了超強的競爭力。眾所周知,交通在現代經濟生活和社會生活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和作用。一個交通沒有效率的國家,至少經濟的競爭力上要打很大的折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新知學習。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